真语文人  

周宏:高考作文须求“真”

2013-01-23 11:01 来源:语言文字报 周宏
  • 80人参与
  • 0人评论

在“真语文”大讨论中,很多教师认为作文应当用真言实语写出真情实感。华东师范大学语文教研中心副主任、语文考试与评价研究所所长、2012年上海市高考语文阅卷中心组组长周宏认为——

记者:作为有着多年高考作文命题、阅卷经验的专业人士,您认为高考作文中考生出现的问题主要有哪些?

周宏:首先,套路化太严重。2012年上海只有两篇高考满分作文。不仅是满分作文,凡是好文章都是没法通过套路写出来的。按照套路走,学生作文将变得越来越没有市场。在高考考场上,如果你按照一些教写作文的辅导书提供的套路来写,很难得到高分,60分以上是不可能的,只能是二类卷,52分以下。

其次,我特别反感华而不实的作文,部分学生以为写作文就是展现自己的文采,但文采是 “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些文章很难达到“质”,也就是内容的要求。虽然如此,不少老师和学生依然会有这样的看法:语言好的文章就是好文章,就是用华美的语言和所谓读的一些书来掩盖自己思路的混乱。

记者: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是什么?

周宏:作文的基本功能可以概括成三句话:提高学生的书面表达能力,提升学生语文综合素养,引导学生成为大写的人。高考的阅卷评价也能确保这三个功能的实现,而不是成为它们的阻碍。

不少人对高考作文有误解,认为应试作文不能创新,不能说有个性的真话,甚至不能任意选择文体。误解的缘由是对高考作文评价标准了解不足,坚持以为应试作文有其特有的标准,这个标准不同于平时好作文的标准,是狭隘的、保守的,违背应试作文的标准,就有可能惨败于考场。

有人认为高考作文只能是写感情健康、积极向上的,这一点我不反对,但对于高中生来讲,感情健康一方面表现为乐观,另一方面是看到生活当中、社会中的阴暗面仍然能够活下去,而且活得好好的。有的学生写文章很犀利,能够看到社会的阴暗面并加以批评,这恰恰可能是他思想更健康、更成熟的体现。

记者:什么样的高考作文能称得上优秀呢?

周宏:上海高考作文的基本要求可以用三句话概括:“说真话”“说人话”“说独特的话”。“说真话”中的真话,必须是有品位的真话,并不是什么真话都能得高分。高校培养学生,无非就是培养他们发现和创新的能力,创新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发现,第二部分是正面。我们很多时候培养的创新能力是创新意识,如果说今天写一篇硕士论文、博士论文,观点很新,论证不充分一样不及格,我不鼓励成为一个不会说真话的人。我认为,一个人不但要会说真话,而且还要说得有说服力。

朱光潜先生说过:真话也是有等差的,一种真话是有智慧的,一种真话是太过于自然流露的,这是有高下之分的。有人说自己“宁可坐在宝马车里面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我们要选拔这样的人吗?作为上海高考阅卷人要把品位低的说真话的人阻挡在大学门外。

“说独特的话”也就是姜夔所说“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寡言,我易言之”。什么样的文章能得高分,当然是独特的东西。我们有人误会了,以为考试就是扼杀真话了。

记者:您认为高考作文要“说真话”,这也是本报开展的“真语文大讨论”中所提倡的,您对“真语文”有何见解?

周宏:作为基层教育工作者,我一直以为高考作文不仅是对考生的检测和选拔,更应成为考生人生转折期的“为文”“为人”的导向。高考命题组除了应有高校教授、高中教师、教育科研工作者、作家、语言文字工作者外,还应有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参与。高考作文应当引导学生理性、成熟地思考社会、感悟现实,写下真情实感,高考作文也在呼唤“真语文”。同时我想对考生说:放开胆子,在考场上写出有品位、有真话、有说服力的文章,我会为你们保驾护航。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