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语文人  

周庆元:中学语文教育须“返璞归真”(下)

2014-03-11 09:14 来源:语言文字报 周庆元
  • 291人参与
  • 0人评论

本报上期刊发了湖南师范大学周庆元教授《中学语文教育须“返璞归真”》一文,详细阐述了语文教育“返璞归真”的基础和保证,对真语文理念做了又一次深入探讨。在今天为您呈现的下半部分文章中,周庆元着重论述了语文教学中的“读”和“写”。他提出,多读多写是我国语文教育重要的成功经验,可看作是语文教育的基本原则;在多读多写的基础上,追求“巧读巧写”的目标,确保语文教学的效率,提高语文教学的质量,以达真语文的最佳境界。

“返璞归真”的原则:多读多写

顺利推进中学语文教育的改革与发展,有效提高中学语文教育的效率与质量,必须反思过往,汲取教益,立足母语,回归传统。

我国古代的语文教育,除去社会意识形态带来的一些思想糟粕外,整体上是健康、成功和优秀的,这有张志公先生的《传统语文教育初探》为证,张隆华、曾仲珊、顾黄初、李杏保等一大批先生的一系列研究成果也足以说明:古代语文教育是我国母语教育发展的历史源头,也是当今语文教育改革的逻辑起点。否定这个历史源头,排斥这个逻辑起点,就是割断历史,说得严重一点,叫作“数典忘祖”。

诚然,继承传统,不能拒绝改革创新;唯有改革创新,才能更好地继承与发扬传统。这是一种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改革创新,既有自身的革故鼎新,又有对外的引进吸纳。语文独立设科100多年以来,我国的语文教育一直处在改革创新的过程之中。且不说辛亥革命废科举、兴学校,也不说“五四”运动用白话取代文言,单说推行新式标点符号、推广《汉语拼音方案》、实施汉字简化这样一系列的具体成就,都是我国语文教育立足传统教育基础,吸收国外先进经验,进行改革创新所取得的伟大成果。但是,吸纳外来经验必须植根本土实际,不宜简单“舶来”,更非照抄照搬,否则也会难结善果。远如道尔顿制,后如汉语文学分科,近如“成长记录袋”即是;就像简化汉字第二表,也是起而草率推行,继而宣布作废。因此,要将继承传统与改革创新有机地统一起来,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改革创新,在改革创新的理念下继承传统。与其他领域相比,语文教育更有其固守优良传统、审慎引进吸纳国外经验的必要。我国的语文教育毕竟是以汉语言教育为主要代表的中华民族母语教育,它的民族性、本土性、传承性是非常突出的。“返璞归真”更多的是发掘传统精髓,回归优良传统。

我国语文教育的传统经验多矣,其中最突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多读多写”,可以看作是语文教育“返璞归真”的基本原则。

“多读多写”曾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提出的一项语文教学原则,“文化大革命”把它跟其他理论、观点、原则等一起冲毁了。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期,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业界旧话重提,提倡多读多写,与此同时,还提出了精讲多练的语文教学原则。可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出现“洋跃进”,大讲速度与效率,极力鼓吹“知识爆炸时代”的到来,多读、多写、多练已然不合时宜,于是,“多读多写”与“精讲多练”黯然谢幕,销声匿迹。

其实,多读多写是传统语文教育重要的成功经验,是我国古代语文教育的精髓。有古人大量的论述为证,如东汉学者董遇之言:“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西晋陶渊明云:“好读书,不求甚解。”北宋苏轼反复说:“别来十年学不厌,读破万卷诗愈美。”“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南宋陆游则说:“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清代蘅塘退士有千古名句:“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对于多读多写,人们往往解读为只是一味强调数量,强调机械地苦读与傻写,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多读多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量”的规定,而是一条符合读写规律的语文教学原则。就“读”而言,这个“多”,虽只一字,义含两种:一是大量地读,一是反复地读。大量地读,指泛读,包括速读、浏览、海量地搜读,有利于大量搜集信息,积累语料;反复地读,指精读,包括诵读、美读、深细地研读,有助于学生加深理解与记忆,培养语感。学习语言,一个是语言习得,一个是语言学得。无论是“习得”还是“学得”,都必须大量与反复地“学”和“习”才能有所“得”,这个“得”就是体验、收获、体会、心得。“写”也一样,需要多写、敢写,正如古人所云:“凡学文,初要胆大,终要胆小——由粗入细,由俗入雅,由繁入简,由豪荡入纯粹。……初学熟之,开广其胸襟,发抒其志气,但见文之易,不见文之难,必能放言高论,笔端不窘束矣。”“作文之体,初欲奔驰。”“凡文字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采色绚烂,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乃绚烂之极也。”“初学作文,必促之使放,放之如野马踢跳咆嗥,不受羁绊,久之必自厌而收束矣。”

一定的质总是一定量的质,一定的量总是一定质的量。我们总在强调提高语文教学的质量,没有较多的“读”和“写”数量,何来语文教学的高质量呢?毛泽东说:“语言这东西,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非下苦功不可。”其实,这是一个朴素的真理。“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可惜,长期以来,我们的一些官员和某些威权就是喜欢故弄玄虚,自以为是。

现在的局面有了转机,前不久颁发的《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比较注意引导语文教学“多读多写”了。在“读”的方面,“要求学生背诵古今优秀诗文,包括中国古代、现当代和外国优秀诗文”,推荐古诗文135篇(段)。其中1—6年级75篇,7—9年级60篇。1—6年级的背诵篇目都是诗歌;7—9年级的篇目,除诗歌外,也选入了一些短篇散文。这些诗文主要供学生读读背背,增加积累。该标准还要求“学生9年课外阅读总量达到400万字以上,阅读材料包括适合学生阅读的各类图书和报刊”。“写”包括“写字”“写话”“习作”“写作”,各个阶段都既有量的规定,又有质的要求,明确具体,比较便于操作。这样的规定,比较符合我国语文教育的科学规律了。只要真正执行新规定,放手抓落实,语文教育的质量就有了希望。

“返璞归真”的佳境:巧读巧写

话又说回来,中学语文教育光靠“多读多写”还不够。多读多写,还要巧读巧写。当今世界,学生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那些“圣贤书”,是指经史子集,从语文教育史学家的眼光来看,也就是广泛意义上的语文书。古人读书,实质上一辈子读的只有一门语文课。学富五车、韦编三绝、悬梁刺股、皓首穷经,为的是一门心思把这个“语文课”学好,投入了绝对的时间和精力。可以说,“多读多写”是漫无边际的,但时过境迁,今与古殊,不可同日而语了。社会大发展,信息大爆炸,对教育、对学生的要求极大提高,语数外、理化生、政史地、音体美这些基本课程都要学,还有一本无比厚重的社会与人生的大书需要读。因此,语文学习的时间与精力就非常有限,今天的学生不能像古人那样闭门读书、“多读多写”,而是要在相对“多读多写”的基础上“巧读巧写”,确保语文教学的效率,提高语文教学的质量,达到返璞归真的最佳境界。

这种最佳境界能不能达到呢?当然并非易事,但也非高不可攀。现实社会里确实有一批语文教得炉火纯青的优秀教师,有一批语文学得出类拔萃的优秀学生,不是个案,而是成千上万。他们的成功,是有现实经验可以推广,有科学规律可以遵循的。中学语文教育“返璞归真”的重要任务,就是要深入发掘他们的成功经验,认真推广他们的科学规律。

早在上世纪80年代,著名语文特级教师钱梦龙先生就提出:“最好的教学法,就是那种能够帮助最普通的教师教好最普通的学生的方法。”他用自己的慧心睿智创建了“三主四式语文导读法”的教学模式,引导学生走向“巧读巧写”的佳境,引领了当时中国语文教改的潮流。

语文教育大师叶圣陶先生可以说是倡导“巧读巧写”的鼻祖。首先,在理念上,他提出“教是为了不教”的至理名言。他反复指出:“尝谓教师教各种学科,其最终目的在达到不复需教,而学生能自为研索,自求解决。故教师之为教,不在全盘授与,而在相机诱导。必令学生运其才智,勤其练习,领悟之源广开,纯熟之功弥深,乃为善教者也。”“教师当然须教,而尤宜致力于‘导’。导者,多方设法,使学生能逐渐自求得之,卒底于不待教师教授之谓也。”同时,实践上,先生巧读巧写,率先垂范。他的《语文教学二十韵》告诉我们巧妙解读文本:“陶不求甚解,疏狂不可循。甚解岂难致?潜心会本文。作者思有路,遵路识斯真。作者胸有境,入境始与亲。一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惟文通彼此,譬如梁与津。学子由是进,智赡德日新。文理亦晓畅,习焉术渐纯。”他的《抄书》教给我们“抄书促精读”的有效学习方法:“一目十行下,或吞囫囵枣;一字莫遁逃,还是抄书好。”“提笔意始凝,并驱手共脑。徐徐抄写之,徐徐事究讨。细嚼得真味,精鉴乃了了。”

还有一位驰名中外的语文特级教师魏书生先生,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用自己的长期实践,把语文教学的“多读多写”与“巧读巧写”有机结合起来。他的“多读”与“巧读”都是很实在的。魏老师上课特别注意“挤干水分”,抓住精髓,一篇课文大都只教一节课,“每学期102节语文课,魏书生只用50节就把全册教材讲完”,剩余大量的时间用来教补充教材。魏老师自己订了多种科普杂志,他从中挑选那些文质兼美、新颖有趣、短小精悍的科技小品,印发给学生作补充教材,诸如《大脑的秘密》《黑洞》《宇宙飞船对接》之类,令学生眼界大开,兴趣大增,知识大长;他还要求学生大量阅读课外书籍,“以1981届毕业生中女同学的统计数字为例,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她们平均每人读完了两万一千页课外书籍。”他创建了“课堂教学六步法”“四遍八步读书法”,通过长期训练,使学生养成自主读书、独立思考的自学能力与阅读习惯,搭建起从“教”到“不需要教”的桥梁。同时,他的“多写”与“巧写”也是讲科学的。“他首先让学生做好计划,然后严格按时间表执行。每天早晨锻炼身体之后,用30分钟做‘记忆力体操’;早自习用5分钟抄格言;晚上放学前用30分钟写日记;回家后用30分钟做语文作业。”“由于持之以恒,867天来(按:指初中3年),平均每个学生完成了25万字的语文练习、24万字的日记、104篇作文(按:每个学期作文超过17篇!)、读了75本课外书。”就是这样,魏书生带领着他一届又一届的弟子们走进语文教育“返璞归真”的佳境,创造了我国中学语文教育历史上的不朽传奇。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