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语文人  

徐俊:十年师恩难忘 一生情系语文

——我与张化万的师徒缘

2016-05-13 13:49 来源:语言文字报
  • 210人参与
  • 0人评论

我与张化万先生结缘已十年。然而,若于“师从”先生学习的第一日开始算起,远不止十年。

十二年前,先生到温州讲学,执教《摔鸡蛋的学问》。那是我第一次聆听先生上课。早就听说张老师的作文课是“一绝”,也在刊物上读过张老师的教学实录,但一直没机会现场观摩学习。只见课堂上的张老师用一只水桶、一个鸡蛋、一个塑料袋便将学生引得全然忘形:时而鸦雀无声,时而欢声雷动,似乎忘记了有一千多双眼睛在看着他们上课。会“变魔术”的张老师,紧紧抓住了学生的注意力,也深深吸引了我。

原来,作文课可以这么有趣,语文老师可以这么好玩儿,难怪,先生有“老顽童”的雅号;难怪,“老顽童”张老师的课堂上,学生能从不同角度拟出那么多精彩的题目,写出那么鲜活的作文。要是能经常听张老师讲课,那该多好啊!那时的我,就这么奢望着;那时的我,已经单方面与张老师确立了师徒关系——暗地里向张老师学习教学艺术。

两年后,市教育局派我前往“张化万浙派名师培养工作站”参加为期三个月的挂职学习。贴身跟随张老师三个月,而且拥有官方认可的“师徒名分”,我简直不敢相信!

从此,我开始了与先生的师徒缘分。

在如何做一名优秀的教师方面,先生的境界令人仰止。他常对我说:做优秀的语文老师,一定要有理念自觉。

理念自觉在哪里?首先在反思中。跟随先生挂职研修的三个月,我逼着自己每日写“研修日志”。清早六点多便出门坐公交,晚上回到房间已经七八点钟了,常笔耕到深夜。三个月的研修结束,我拿出了自己的第二本书稿《语文百日谈》。这本书,正是受先生“理念自觉在反思中”的启发而得,因此,当我捧着先生给我的书稿作的序时,觉得这三个月的“苦熬”是那么幸福。

那时,先生时常带我们出去上课,让我们在课堂上锻炼自己。一次,我获悉有跟随先生去海宁上课的机会,便积极报名。先生知道我刚从结石病痛中解脱出来,担心我身体吃不消,又不忍心挫伤我的积极性,便嘱我选一节比较成熟的课。于是,我选择了五年前让我一举成名的一堂课,自我感觉良好地演绎了一番。课后,先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我,上课要常反思,常上常新,才能进步得更快。这一番话,让我警醒!

先生还让我明白,理念的自觉也在实践中。一次,我带着一批学员做了一场“同课深构”的教研活动。活动结束后,一位教学法教授很吃惊地看着我说:“一天六堂课,我们听完以后笔记都还没整理出来,你却结合课堂情况把专题报告的课件都做好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告诉他,这是我评课的“绝招”,这绝招,就是从张化万先生那里学来的。

或许,先生不记得曾教过我这一招,但我却永远不会忘记。因为每次教研课后,年近古稀的先生总能熟练地用现场生成的课件给我们作个像专题报告一样的评课。起初,我觉得很神奇,也很不解。后来渐渐明白,先生能这样做,不仅是电脑运用得熟练,更重要的是,每次听课评课,先生总是用带着一定理念的眼光来观察、衡量课堂。在先生的实践中,上课、听课、评课,绝不是停留于经验层面的,而是带着理念自觉的。

先生让我们在反思中寻找理念自觉,那么,我们在借助别人的课进行反思的时候,也应该有理念的自觉。于是,我便尝试着每次听课、看课,总是先唤醒自己的理念建构,用比较系统的理念“尺子”,去记录、衡量、评价课堂。当我们觉醒的理念和观课的行为同步时,评课便具有了专题的意味。

张化万先生将如何做人视作带徒的第一要义。见面第一天,他便告诉我:向名师学习,首先是学习为人处世。

刚跟从先生的时候,我尚未至而立之年,意气风发,时常慷慨激昂,指点江山。在参加教研活动时,为表示自己的“高明”和“聪明”,常会“敏锐”地抓住上课教师的“不足之处”,讲得头头是道。先生并不反驳我的见解,但总要从另一个角度对上课老师表示赞赏。我常不解。后来,先生告诉我:上课老师努力的背后,肯定有很多有价值的探索,这是我们首先要看到、要学习的,我们要感谢他们的努力和付出。这不仅是做研究的基本规矩,也是为人处世的基本规矩。

七年前,我参评高级职称。这在同龄人中是“超前”行为,很令人自豪。为了体验这种“超车”的快感,多年来,我一直埋头奋斗,两耳不闻人与事,有时甚至连工作站的事务也疏于应对。到了评审的最后关头,为了确保命中率,我突然想到了作为全省小语界权威的先生,便不停地打电话、发信息,希望先生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先生一直劝慰我、鼓励我,让我信心倍增。结果,我如愿以偿地拿下了高级职称。当我向先生汇报喜讯的时候,先生的一番话却让我内心一震,羞愧得无地自容。他说:“祝贺你!你有进取心是好的,但以后要记住,做人,做事,不能‘有事才有人’。”

“有事才有人”!这是多么可怕的人生陷阱!我并非功利之人,可是当我埋首向着自己的理想迈进时,我的眼中是否只有成绩、业绩、荣誉?我的心中是否给朋友、同伴、前辈、恩师留有空间?我惊出一身冷汗!我庆幸自己并未在这条功利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但若没有恩师的教诲,我会怎样?真的不敢想象!

先生不仅教我如何上课、评课,如何为人处世,更让我看到了一位语文老师是如何将语文融入生命之中的。

先生有一本专著——《我的语文人生观》,记录了他融入生命激情的教育足迹。十年前读这本书,看到的是先生的教育生涯;而今再读这本书,看到的是先生把学生的成长当作毕生事业,把弟子的成长当作毕生事业。

为了学生的成长,三十多年前,先生便开设了如今看来还是很前沿的“谈天说地”课、“玩玩说说”课、“游戏作文”课……受先生影响,我将学生带向大自然,将传统节日、国学经典和日常生活带进语文课堂;受先生的影响,我让学生用诗歌记录生活,用绘画作文表达生活,让课本剧走进课堂,让“小老师”登上讲坛,用学生的作业装点教室……

因为先生,我拜识了贾志敏先生、于永正先生等众多语文名师,在语文教学实践方面得以博采众长;因为先生,我得以见识众多名家高尚的品格、渊博的学识、精湛的教艺、执着的追求,更领悟了“让语文成为生命的一部分”的深刻含义。跟随先生,我所学已远远超出语文教学的范畴,走上了追求“语文人生”的道路。

(作者系浙江省杭州市笕桥小学副校长)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