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语文人  

徐杰:成长路上有“贵人”

——与黄厚江老师交往琐记

2016-06-23 15:18
  • 34人参与
  • 0人评论

第一次见到黄厚江老师,是在2006年江苏省优质课评比现场。那时,诸多专家的评课之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当属黄老师的点评,睿智幽默而不乏犀利,全场掌声不断。课间休息时,我“伺机”蹭到黄老师座位附近,同他交流我的听课感受,他赞许地笑了笑,说:“你的看法很有道理。”后来整理文稿时,翻出了那次活动的听课笔记,不觉讶然:当时的一些看法现在看来并不是“很有道理”。想到黄老师对我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青年教师慷慨地给予赞许和鼓励的微笑,他对后辈的关怀是那样令人温暖。我想,如果能有机会得到黄老师的指导,会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真正与黄老师相识,机缘完全出于偶然。

一次,我与一位朋友闲聊,对方无意间说起曾与黄老师共同参加一个学术会议,而且还住在同一个房间。我一听,心中不免“骚动”起来。其时,学校正打算承办课堂大赛,需要邀请“重量级”专家现场评课,组委会很想邀请黄老师来评课讲学。于是,我向朋友要了黄老师的电话号码。就这样,我冒昧地第一次给黄老师打了电话,说明了意图,惴惴不安地等待黄老师的答复。没想到,黄老师爽快地一口答应了,让我喜出望外。我还记得黄老师当时是这样说的:“这么多语文人聚到一起是很开心的事,我很想和大家一起交流探讨。”拿着听筒,我似乎听见了他那真诚坦率的笑声。

自此以后,我便时不时邀请黄老师参加我们的活动。因为有黄老师的妙语点评,大家受益颇丰。让我颇为感动的是,黄老师总是不忘及时给予我鼓励。记得在一次会课活动上,我执教的《草房子》导读课引起了与会老师的争论,大家就名著导读课的概念产生了分歧。争辩中,黄老师给了我有力的支持,他说:“名著导读是一个新的探索,很宝贵,也很有意义,不必在概念上牵扯太多精力。”因为他的鼓励,我斗胆将课堂实录发给了《草房子》的作者、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先生。曹先生给我的课例写了热情洋溢的点评,后来我的课例以及曹先生的点评都发表在杂志上。现在想来,如果没有黄老师的充分肯定,这个还不够成熟的新课型探索,一定会在概念的争议中被湮没,我也可能丧失继续探索的热情。

再后来,学校语文组有老师提出建议:重点研究一位语文名师,并对这位名师的一堂课进行详细解读,以充分品析名师课堂教学艺术。我将“黄厚江语文教学艺术”作为一个学期的研究重点,细读了黄老师的书,并就他的《装在套子里的人》课堂实录进行了解析。6000多字的课例解析稿写好后,我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黄老师,第二天就收到了他的回复。黄老师的回复很简单,只有一行字:“你的评点细腻、深刻,我的课其实没有你说得那么好。”黄老师的谦虚使我敬仰,他对后辈的热情鼓励再次让我感动。

黄老师不仅以真诚的态度鼓励我,让我在探索语文教学的道路上充满信心,还不时给予到位的点拨,给我指出前进的方向。

和黄老师熟悉后,我请他点评我的一个课例。黄老师没有推辞,让我将电子稿发过去。于是,我将曾在比赛中获得初中组第一名的课例《雪》发给了他。一个星期以后,我就收到了黄老师的点评,文章题目是《将阅读教学的根深深扎进文本的土壤之中》。黄老师说,这个课例很有价值,他想推荐到杂志发表,后来果真发表了。这给予了我很大的激励,同时也鞭策我要沿这个方向继续深入。此后每次备课,我都会将这个题目默念一番,问自己:“你的教学设计,深深扎进文本的土壤了吗?”

后来,我在无锡凤翔参加专题研讨,执教了《老王》,评课专家正是黄老师,但我觉得还不过瘾,大清早就去敲黄老师房间的门,“扬言”要将专家的智慧“榨”干净。黄老师“批评”我:“难怪余映潮老师说你‘坏’。”接着就开始耐心地指点我。他提到“虚实相生”四个字,令我犹如醍醐灌顶,在一片赞扬声里开始反思自己的教学,寻找需要突破的瓶颈。四天以后,我执教梁衡的《夏》,想起黄老师“虚实相生”的告诫,于是删除了两张自以为得意的幻灯片,给学生、也给自己留下更多思维活动的空间。最后,课堂效果确实比预计的好了许多。面对听课老师的赞誉,我当时真想立刻打个电话,告诉黄老师我在他的指引下取得了进步。

在日常交往方面,黄老师也以自身的修养为我树立榜样。

记得当初邀请黄老师参加学校的会课活动时,由于这是纯粹的“草根”学术研讨,没有任何“官方”支持,“级别”太低,我们很担心黄老师会婉言拒绝,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邀请了他。出乎意料的是,黄老师答应了;更让我们想不到的是,活动举办当天,他比我们到得还要早,在南通车站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晚到的我们连连道歉,由于没能安顿好黄老师,心中十分愧疚。黄老师反倒安慰我们:“我怕来晚了,让你们年轻人等一个老头子。”他还是那样宽厚地微笑着,和我们一起坐在颠簸的小中巴上。

2009年12月15日,我的著作《精致语文》首发,我请了余映潮老师来参加发布会,也请了黄厚江老师。一位朋友善意地提醒我说:“当前国内一些专家互相‘藐视’乃至于相互攻讦,万一这两位语文界大师意见有分歧,现场发生不快,看你怎么收场。”但我在许多公共场合亲耳听到黄老师发自肺腑地表达对余映潮先生的敬意,于是笑着回答:“真正的大师,有一种宝贵的东西,叫境界。”首发式当天,两位老师都出席了我这个普通教师的作品首发式,并从不同角度表达了对我的期待。如今每每想起,心中仍然是暖暖的。我想,大师之大,不在名气,而在胸怀。

我很幸运,在成长的路上遇到了许多“贵人”,他们的帮助使我能够坚定地慢慢前行。黄厚江老师便是引领我的师长之一,他谆谆告诫我“不要急”,并给我指出研究的方向,使我的心更加沉静。我总能在黄老师身上汲取智慧和力量,这是我一生的财富。

(作者系江苏省南菁高级中学教师)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